“红磁场”释放乡村振兴新动能

   发布时间:2019-11-03 08:44:54   文字大小:[    ]   浏览次数:  

  秋意正浓,来自上海的刘磊一家在阳山镇桃源村山南头文化艺术村里一边喝着村民自酿的米酒,一边品尝着当地的麦饼与糕团,齿颊留香,好不惬意。如今,曾经因拆迁而破败的山南头已渐成周边旅游的“网红打卡地”,各个年龄层次的人群都能在这里找到感兴趣的艺术民宿。“这一切的转变,离不开村党总支的长期规划推进,现在许多曾经观望甚至反对开办民宿的村民都踊跃加入。”山南头南山居民宿的刘任锴直夸村里为大伙儿开辟了一条全新的致富路。

  在美丽桃乡,田间路旁绿树成荫,啾啾鸟鸣萦绕耳畔。“乡村要发展,支部是龙头。支部领着产业走,党员带着百姓富。”阳山镇党委书记杨国忠将基层党组织比喻为一个强劲的“红磁场”,既能聚集村情民意,又能引领乡村产业、生态与文明全面提升,真正让绿水青山流金淌银,从而为百姓带来满满的幸福感与获得感。据了解,阳山不仅在千炮捕鱼率先将支部建到自然村,还引导村民进行“广场夜谈”,党员干部当好百姓的“金乡邻”,党群双向互动的纽带系得更紧了。

  产业兴旺促增收,让农民鼓起“钱袋子”

  在阳山镇阳山村,记者一下车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酸味。村党总支书记钱惠菊笑道,这是桃园里施的有机肥和生物肥,估计是运肥时掉了些在村道上。

  1982年,大学毕业的赵逸人便来到阳山农技服务站工作,从此就与水蜜桃结缘,在她看来,使用有机肥的水蜜桃明显比施化肥的更香甜。说到阳山产业,水蜜桃是一个永远避不开的话题。在许多人眼中,阳山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幸运儿,亿年火山灰滋养的沃土让阳山水蜜桃成为《纽约时报》盛赞的“世界上最美味的桃子”。但赵逸人深知,许多困扰水蜜桃种植的问题还没有根治。

  3年前,阳山创立了“逸人”工作室党建品牌,由赵逸人领衔,年轻专业技术员、新型农民以及农业劳模种桃能手作为骨干,为全镇桃农提供种桃技术支持。自那以后,赵逸人的手机成为桃农求助的“农科110”,“我的微信里大多都是桃农朋友,他们经常向我咨询种植桃子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可喜的是,近年来“果树癌症”枝枯病被明显遏制、土壤过量磷素开始下降、全新的水蜜桃灌排体系初步建立、桃园机械化操作的有益尝试逐渐扩展……

  如今,“甜蜜果”的边际效应日益显著。钱惠菊向记者介绍,阳山村坐拥桃乡最好的山水资源,村内不仅拥有2600多亩连绵成片的桃园,还有朝阳寺、安阳书院、阳山湖、桃花岛等著名景点。前两年村里请来了专业研究院,以传统江南农村风貌为改造“样本”对保留村庄进行统一设计。村民周维兴高兴地说,他和邻居把自家房屋改造成农家乐和民宿,游客留宿的消费比以前的“走马观花”高出近3倍,每年起码能增收20多万元。不仅如此,“以桃为媒”带来的火山温泉、山水写生、房车露营等休闲业态为这座古老的小镇增添了全新内涵,也不断拓宽阳山百姓共同富裕的道路。据阳山镇相关部门统计,全镇户均存款约35万元,连续多年以超过12%的增幅增长。

  环境美化促优居,让农民过上新生活

  漫步阳山桃园村冯巷,青瓦白墙的新农居错落有致,亭台楼榭与小桥流水相得益彰,浓浓的古韵风扑面而来,碧水绿树环抱下的村庄景色宜人。而在两三年前,这里的农房杂乱无章,道路狭窄难行,房前屋后经常能看到畜禽粪便,呈现一副破败萧条的景象。

  从低矮昏暗的兵营式房屋搬入敞亮的新居,村民冯进钊高兴地说:“房子变大了,周围环境变好了,感觉生活比城里人过得还好!”时任村党总支书记周建峰自豪地表示,冯巷改造采取的是“逆规划”设计手法,村内原有水系全部保留,对原有老树、桃林、古井等都编号保留,甚至500多块原来用于房屋地基的黄石块,现在用来砌成了村庄的围墙,尽可能地保留村庄肌理原状,真正留住乡愁。

  绿色,是大美阳山最浓重的底色。这座江南小镇水网密布,但在以往建设中形成了许多断头浜。从去年开始,当地政府因地制宜,打通陆区港这条阳山“母亲河”,修建大量生态圩岸,让“死水”再度畅流清澈。10多条黑臭河道经过一年多的治理,初步再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水乡画卷。同时,将农村公共空间治理作为推动乡村振兴又一抓手,阳山把公共空间精准“腾出来”、有效“用起来”、真正“美起来”、长效“管起来”。前不久,当地普照村中央一座有着近20年历史的垃圾场终于被拆除,改建成全面健身广场,引来村民齐声叫好。村干部与群众一起清河泥、铺新路、种绿植,焕然一新的村庄面貌让村民幸福感倍增。“我们通过前期花大力气整治人居环境,辅以正能量的志愿文明宣讲,避免了曾经的‘破窗效应’,形成百姓自觉维护美好环境的良性循环。”阳山镇相关负责人表示。

  乡风民主促文明,让农民过上好日子

  最近,阳山尹城村中巷自然村户外广场举办了一场人气十足的“广场夜谈”。台上,村两委成员一一落座;台下,200多名与会村民把广场坐得满满当当。过去的大半年村里做了哪些事、接下来计划做什么,中巷自然村党支部书记分别就此述职。村民们现场评议质询,就村庄规划、道路建设等问题纷纷提意见、出点子,村干部一一回应并拿出解决问题的时间表。一个多小时的夜谈,流程紧、内容实,村民们了解村里事、解决烦心事。

  “要把支部建在连队上。”尹城村党总支书记陈大梁对毛主席在三湾改编时的这一创新举措很是推崇。尹城村曾是典型的软弱涣散村,村道路灯年久失修无人问津,党支部大会沉闷无趣效果平平,项目落地各自为政阻碍重重……2015年,陈大梁在中巷设立千炮捕鱼第一个自然村党支部,第一次将党建工作延伸至最基层。如今已形成一个党总支、一个中心支部和5个自然村党支部的全覆盖模式。“党员扎根自然村,可以充分发挥‘宣传员’、‘示范员’和‘调解员’的作用,切实解决民生难题,强化干群纽带。”党建工作要有仪式感。现在尹城127位党员家门口都会贴上‘共产党员户’的鲜明字样,村民们一眼就能看到,让他们感觉到党组织时刻在身边,逐渐形成民主自治的意识。

  深化移风易俗,离不开家风家训与村规民约的引导。77岁的桃源村前寺舍村民周达欣最近和老伴一起认领了“勤俭持家、和睦相处”的家训。“前寺舍76户村民全部是宋代大儒周敦颐的后人,村里将周氏家训里的100条家训家规制作上墙,并让每户村民认领。”桃源村党总支书记张谷认为优良的家风对于乡风文明至关重要,在潜移默化间浸润人心。孝老爱幼、邻里帮衬、爱护公物、礼让行人……这些文明行为、举止,如今已成为阳山乡村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来源:无锡日报
分享到: